为防失联,请牢记本站域名 www.acto.cc
收藏本站 &
下载6080影院APP!

地下丝绒VS感恩之死:摇滚乐邪典之王




Cult是一个很难翻译的英文单词,它意味着强烈的个人色彩,怪异而实验性的异常风格,非主流,甚至带有一点邪教崇拜的色彩。

 

1967年,摇滚史上最有影响的两支Cult乐队相继推出了他们的首张专辑,这两支乐队也许不是最知名的摇滚乐队,但一切独立摇滚、地下摇滚都可追根溯源于此——这也是感恩之死(The Grateful Dead)和地下丝绒(The Velvet Underground)这两支“邪典”乐队的伟大之处。





卢·里德和杰里·加西亚


1967年,摇滚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两支邪典乐队发行了他们的首张专辑。地下丝绒乐队在1967年的3月12日推出了《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而感恩之死乐队则在同年的3月17日推出了他们的首张同名专辑。

 

在历史上的所有邪典乐队中,从来没有任何乐队像他们一样获得过如此巨大而持久的影响力,无数的乐队和音乐人都把他们当做是自己的音乐教父;而也有多种音乐子流派可以追根溯源到感恩之死或者地下丝绒。


 

而与像披头士或者鲍勃迪伦这样的60年代摇滚乐先行者相比,这两支乐队至今仍然被当做异类经典接受人们的顶礼膜拜。没有人是只喜欢一两首感恩之死或者地下丝绒的歌的,如果你是这两支乐队的歌迷,你很有可能会喜欢他们的所有音乐。


地下丝绒与妮可


尽管有这些种种表面上的相同之处,地下丝绒和感恩之死在音乐性上却完全不同:地下丝绒音乐的失真和低保真,对比感恩之死的迷幻和布鲁斯,实在是相去甚远。


感恩之死来自旧金山,从加州的嬉皮士文化中吸取养分——这恰恰是卢·里德所鄙视的。感恩之死从布鲁斯、乡村、民谣中获取了线索;地下丝绒的根源则在早期摇滚乐、节奏布鲁斯和前卫音乐。

 

即使是他们的专辑封面也体现着这种不同:感恩之死用古怪的拼贴画作为专辑封面;而地下丝绒的专辑封面则是来自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设计的一个简单的波普艺术画——黄香蕉。



《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专辑封面


而谈到两支乐队之间的共同点的话,首当其冲的就是毒品的问题。

 

不可否认的,毒品对于这两张专辑的诞生都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尽管感恩之死倾向于享受随心所欲的嬉皮士毒品文化和毒品带来的“思维解放”效果;而卢·里德则关注于上瘾所带来的危险和抑郁。

 

两支乐队也都倾向于在现场呈现大段循环往复的器乐演奏,只是在首张专辑的版本中都缩短了这种处理方式——除了漫长的《European Son》(地下丝绒)和《Viola Lee Blues》(感恩之死)。


而另外一个共同点是两位出生于1942年的乐队灵魂人物都曾在年轻时代遭受悲剧般的命运,在同一年里,加西亚失去了他中指的指节,失去了父亲;而卢·里德的父母为了“治疗”他的同性恋倾向,而对他进行了电击治疗。

 

更耐人寻味的是,音乐生涯早期的感恩之死和地下丝绒,都曾经被人们评价为“魔术师The Warlocks”。

Lou Reed 卢·里德


当然,如果要强行把卢·里德和杰里·加西亚当做是另类摇滚的近亲,或者“同一枚硬币的两面”,那也实在是太过肤浅了。


这两位天才在音乐方面并没有太多共同之处,如果非要说感恩之死和地下丝绒同时在1967年3月亮相摇滚史意味着什么的话,可以说这意味着地下摇滚盛世的开端。

 

即使Bo Diddley从一开始就在做着摇滚乐实验,但直到1965年——查克·贝里和小理查亮相乐坛的整整十年之后,像披头士和鲍勃迪伦这样的主流音乐人才大胆地把摇滚元素融入他们的专辑中(《Rubber Soul》和《Highway 61 Revisited》),这也表现出摇滚乐在音乐上的可能性和与前卫音乐融合后表现出的商业前景。


 

所以,或许安迪·沃霍尔在这一年里表现出对地下丝绒乐队的兴趣并不是一个巧合;而感恩之死也是在这一年被认为称为“魔术师”。


The Grateful Dead 感恩之死


但1966对于感恩之死和地下丝绒都很关键,这一年为他们的首张专辑顺利发行奠定了基础。随着一些已经成名的乐队的专辑大获成功,评论界和大部分乐迷都对这个时期的专辑(披头士的《Revolver》和沙滩男孩的单曲《Good Vibrations》)非常满意,音乐商业界也愿意投资更多不太知名的新乐队,于是像杰斐逊飞机(Jefferson Airplane)和弗兰克·扎帕(Jeff Zappa)这样新锐的音乐革命者都获得了主流唱片公司的青睐,甚至连The Peanut Butter Conspiracy这样的嗑药乐队都不例外。



 当唱片公司发现越来越多的反文化乐队的商业成功潜力时,他们倾向于广种薄收,因为只要能发掘出一支现象级的乐队,就意味着商业上的大获成功。


地下丝绒乐队


显然,这个时期产生了大量的带实验摇滚经典,但在1967年3月发行的《the Grateful Dead》和《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并不同于同时期的那些带有“实验色彩”的摇滚专辑,如《Are You Experienced?》(吉米·亨德里克斯)、《Surrealistic Pillow》(杰斐逊飞机)和《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披头士);后者只是在主流专辑中加入了实验性的元素,但感恩之死和地下丝绒的音乐仍然是排除于主流审美之外的小众音乐。

 

他们似乎是在为未来那些更加失真和实验性的乐队开了一个头,当杰斐逊飞机和披头士进行实验时,他们仍然顾及着自己在流行世界的地位,然而感恩之死和地下丝绒从来没有在乎过他们的歌曲能在排行榜上获得什么样的位置。


感恩之死在现场


当然,你可以争论说,弗兰克·扎帕和发明之母乐队,他们的专辑《Freak Out!》不是在解构摇滚乐的同时,在1966年的夏天就已经拓宽了摇滚乐的思维么?如果要说到开拓者的话,弗兰克·扎帕不应该排在这两支乐队之前么?



 但是,当弗兰克·扎帕打开摇滚之门时,他与世隔绝的音乐并不能引起乐迷们的共鸣,更不要说吸引他们拿起乐队玩自己的音乐了。音乐的态度是很重要的因素:卢·里德的魅力惊人,杰里·加西亚则更是乐在其中——与之相对的是弗兰克·扎帕听起来苦涩而傲慢。

 

所以尽管同样具有音乐上的远见,但弗兰克·扎帕并没能像卢·里德和杰里·加西亚那样激励更多的后来者。


Jerry Garcia 杰里·加西亚


60年代是摇滚乐的黄金时代。你可能会觉得在那个时代,同一个月里有两个开创性的乐队同时登场并不是多么值得震惊的事情。但是,这两支乐队的伟大之处在于,他们激发了数十年的时光里,无数后来的地下乐队的崇拜和模仿。

 

在过去的数十年里,感恩之死和地下丝绒都各自统治着不同的摇滚乐领域,而在接下来的更长的时光中,他们也依然会是摇滚乐的邪典之王。


reference

http://www.billboard.com/articles/columns/rock/7735572/velvet-underground-grateful-dead-cult-debuts

 分享

本文由米奇影院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共  条评论

评论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本站标签:6080,6080电影天堂网,6080新视觉影院,8090,yy6080,蓝雨6080,奇领6080
郑重声明:本站所有播放资源均由机器人收集于互联网,本站不参与任何影视资源制作与存储,如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书面告知,我们会及时处理。

© 2021 6080_6080新视觉影院_yy6080电影网站_奇领6080yy影院[www.acto.cc]  E-Mail:[email protected]

观看记录